哈,放一下瑠可的照片吧。(第一集的照片)

今天看了第五集,感覺很無奈呀,因為我就像瑠可一樣,看著自己的朋友被男人傷害;只可惜,我不是瑠可,不愛美知留。

這一集當然是接續上一集囉,應該還記得上一集DV男宗祐用苦肉計淋了一整夜的雨,想博取美知留同情,讓她心軟吧。老實說,我覺得用這招很賤,因為美知留的個性就是軟弱、心軟、善良和愚蠢。話說,不用這招的話,這場戲要怎樣繼續呢?

因為宗祐淋雨感冒了,所以美知留送他回家。其實瑠可他們都知道她在撒謊,只是不想點破而已。

美知留有對宗祐說:如果你能改變自己的心態和行為,我一定會回到你的身邊的;但是這種人不是說改就改、說變就變。當你對一個人無計可施時,你就會選擇讓對方痛苦,讓對方受傷,以為自己會因此安心,這不正是把自己推向死亡之路嗎?宗祐就是這樣,不是他死,就是別人因他而死。

這一集呢,美知留和小武有去瑠可家,她的家人還以為小武是瑠可的男友,她弟還跟小武說:「我姊的個性比較古怪點,你就多多包含她一下。」真的很好笑啦。

這集也有說到瑠可去看醫生,她想確定自己到底是不是有「同一性向症」。瑠可說了,她小時候就不喜歡穿裙子;洗澡時,很討厭看到自己的胸部,她認為她自己是男人。大概下一集會有結果出來,我猜應該是的。

話說那個宗祐呀,他真的沒有檢討自己,還說什麼:我討厭你身邊的那群人,他們都只會要你離開我;簡單來說,就是沒有檢討自己呀,還只會怪別人,為什麼都想過自己的殘忍和過分,根本不是任性兩字可以形容。

後來,他強暴了美知留,美知留裝作若無其事的回去,什麼也沒說。我想:第一,那是她自己要回去照顧宗祐的,被侵犯了能怪誰?大家也都不知道他回去,自認倒楣吧;第二,因為還愛著宗祐,所以她選擇包容他的一切,總有一天他會改變的。(馬的,會不會太天真啦。)

這一集開心的是,瑠可拿到冠軍呢,只是那討人厭的宗祐又不斷奪命連環扣,就是要美知留陪在他身邊,美知留對他說:「我不會再容忍你的任性了!」後來,他們在小武工作的酒吧慶祝,結果他又打電話來了,他說:「以後你都不用來找我了,我準備要去死了。」看到這,一群觀眾一定會說:快去死、快去死啦!不要只會打嘴砲。

當然,美知留很緊張的要跑去找他了,但是瑠可要她不要這樣,但是沒骨氣的美知留就說:「我是很膽小的,我不像瑠可妳那樣這麼優異又這麼的勇敢。」靠,這是啥鬼理由,沒有人天生是勇敢的好嗎?這不是要自己克服的嗎?別把自己的膽小當作藉口。

後來呢,她就跑去了。場景有換到宗祐住的地方,他割腕,然後在廚房開水龍頭,任傷口被水沖。看到這,我心想:幹嘛不去浴缸,直接割腕,然後把整個身體泡在水裡這樣自殺不是死的比較快嗎?還不是故意要讓美知留回到他身邊。

話說回來,如果你身邊真的有像宗祐這樣的人說要去死,你真的會讓他去死嗎?雖然心裡還是會想著:要死就去死,但是真的去死自己卻無法心安,那可能是一輩子的疙瘩呀,難怪大家很容易受這種脅迫。

基本上,情節就是如此啦,完畢。

創作者介紹

恣意手記

阿白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